10年前荒唐的“免费早餐”女生无辜被害16岁罪犯布局如此缜密

这个凶手不过是一个16岁的高中男生,但他一系列缜密的犯案手法却让人不寒而栗,而他杀害女生的原因竟是因为一顿“免费的早餐”!

1995年2月28日,在这个小镇出生了一个女孩,她就是该案的被害者——瑞贝卡。

瑞贝卡家中有三个孩子,瑞贝卡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在瑞贝卡她们三姐弟很小的时候,父母突然离婚了,于是三姐弟都是由母亲索尼娅抚养长大的。虽然没有了父亲,但是四个人却相处非常融洽,关系也特别亲密。

瑞贝卡从小就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在同学和老师眼中,她乐于助人,浑身都充满了正义感。读书时,各科学习成绩也很优异,经常获得各种荣誉。她有一个梦想,就是以后能当一名出色的律师。

2006年,11岁的瑞贝卡正式进入麦格拉斯大主教高中读书。读高中的第二年,她就认识了本案的凶手——戴维斯,当时戴维斯还只有12岁。由于两人经常一起玩,所以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

瑞贝卡经常会在周末或者放假的时候,邀请戴维斯来自己家里玩,自己和妹妹也会偶尔到戴维斯家中去串门。一来二去,两家人对这两个孩子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而瑞贝卡的母亲索尼娅甚至把戴维斯当成了家中的一份子,这也能看出来这一大家子是多么喜欢表面看起来绅士礼貌的戴维斯。

2009年10月,戴维斯和瑞贝拉开始正式以情侣身份交往了,由于他们之前就已经见过彼此的家长了,所以双方家庭都很赞成。

成为情侣后的瑞贝卡和戴维斯也会偶尔因为一些小事吵架、拌嘴,不过总体来说,两人这段恋情还是比较甜蜜的。

3个月以后,也就是2010年的1月。在1月底的一个周末,戴维斯依旧和往常一样来到了瑞贝卡家中玩。他们一起玩游戏、吃饭、看电影、拍照,相处得非常融洽,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在周日的时候,戴维斯的妈妈来接戴维斯回家了,临走时,戴维斯还非常有礼貌地对瑞贝卡的母亲说“这是我度过的最愉快的一个周末”。

瑞贝卡非常伤心,母亲索尼娅也很不理解,明明前面几个小时戴维斯和大家都还玩得很开心,怎么现在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但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分手后的戴维斯立马便向瑞贝卡进行了疯狂的“报复”。

戴维斯读高中时,身材高大,平时比较擅长各种运动,而且脑袋特别聪明,说话嘴甜,所以在学校里他非常受欢迎。并且他还有自己的一个男生圈子,在这个圈子里,戴维斯就是说话比较有分量的“领头人物”。

他先在这个男生圈子里散发很多对瑞贝卡很不利的谣言,比如造谣说瑞贝卡很想要小孩,迫切想和自己发生关系,但是发生关系后,瑞贝卡又对外声称自己是被侵犯的。

这里我们要注意,前面已经说了,在同学和老师的眼中,瑞贝卡是一个非常优秀听话的孩子,成绩优异,梦想是当一名出色的律师,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在读高中时就要孩子呢?

虽然这些谣言现在看起来非常不可信,但是由于当时戴维斯在学校里有一定的威信力,所以依然有人相信他。

这些谣言也让瑞贝卡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时不时就有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她也很难受。慢慢地,这些谣言传到了瑞贝卡母亲索尼娅的耳中。

在母亲的追问下,瑞贝卡向母亲透露了一些和戴维斯之间的事,她说分手的原因有可能是两人在亲密接触时,戴维斯不愿意做保护措施,而自己坚决不同意。

难道这就是典型的“得不到就要毁掉”吗?我们还需要了解一下戴维斯的日常生活,可能会展露他内心阴暗的一面。

戴维斯出生在布里真德市下面的一个小村庄——阿伯肯菲格村庄,他在家中排行老大,还有两个弟弟。

戴维斯从小就很聪明,很喜欢绘画,不过他绘画的题材基本都是以魔鬼或者恐怖为主题的,仔细一看,不免让人后背发凉。而且戴维斯从小就喜欢收集一些刀具、手枪之类的武器古董。

在和瑞贝卡交往时,瑞贝卡和妹妹jessica也经常到戴维斯家中玩。有一次,戴维斯在向jessica展示一把用鹿腿制作的刀具时,突然把刀架到了jessica的脖子上,把jessica吓得两腿发软。

因为当时妹妹jessica考虑到姐姐瑞贝卡在和戴维斯交往,而且姐姐很喜欢这个男生,所以就没将这件事告诉瑞贝卡。

通过上述的一些事例,我们可以看到戴维斯从小内心就充斥着阴暗暴力。心理学研究认为,一个人的暴力倾向往往会通过他们的一言一行展露出来。

戴维斯在学校里散播完谣言后,并没有停止报复,他甚至和几个好友表示,自己不会原谅瑞贝卡的做法,还会解决掉瑞贝卡,并且不被警察抓住。几个朋友听了戴维斯的话,认为这只不过是戴维斯一时的气话,也就没有当真。

又过了几个月,瑞贝卡和戴维斯之间的关系似乎缓和了一点。虽然不是情侣,但是因为两人有很多共同朋友,所以还是会经常碰面,两人也就慢慢以朋友相处了。

在2010年夏天的某一天,瑞贝卡突然出现了上吐下泻、持续发烧的症状,但是医院的医生却一直没有查明病因。住院期间,戴维斯不仅没来看望过瑞贝卡,甚至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这让瑞贝卡很心寒。

出院后,瑞贝卡重新振作起来,还交了新的男朋友。对于这个新男友,戴维斯却总是在背后默默关注着,有时还表现出明显敌意。

虽然外人都看得出来戴维斯想重新追回瑞贝卡,不过由于他一直没开口提复合的事,所以两人仍旧只是以朋友相处。

2010年10月16日,正好是周六,这天早上,戴维斯约上了几个好友一起吃早餐。期间,戴维斯又说起了瑞贝卡,他表示自己仍旧对瑞贝卡很不满,还和朋友讨论会用不同的方法解决她,比如下药毒害,或者将瑞贝卡从桥上推下去。

由于戴维斯几个月来,有好几次都说过要解决瑞贝卡,所以朋友们都以为他又在开玩笑。但这次,有一个朋友就表示“如果你这次真的可以除掉瑞贝卡,下周六的早餐我来买单!”

说完之后,几个人还一起哈哈大笑,谁都没把这个荒唐的赌注放在心上,只把它当做一个玩笑话。

戴维斯给瑞贝卡发了一条短信——希望周六约瑞贝卡一起去森林里玩。字里行间也让瑞贝卡觉得,戴维斯是想和自己和好。而且瑞贝卡还留意到戴维斯的社交账号头像已经更换了,以她对戴维斯的了解,每次有重大事情发生时戴维斯都会将社交账号头像更换掉。

瑞贝卡还傻傻地认为戴维斯是因为要和她在森林里约会,才会更换头像,她心中笃定明天约会时戴维斯肯定会向自己表白的。

其实一直以来,瑞贝卡都很放不下戴维斯,为了赴这个约,瑞贝卡还去买了新衣服,她在房间里边试衣服边唱歌,看起来心情格外好。瑞贝卡的母亲索尼娅也曾回忆说“这一天是女儿最开心的一天”。

周六这天,也就是约会当天,瑞贝卡因为兴奋过度,6点多就起床了,她起床后就一直在打扮,她希望自己能够漂漂亮亮地出现在戴维斯面前。

而另一边,戴维斯和往常一样,也在咖啡厅和几个好友吃早餐。在要离开时,戴维斯说了一句“这一刻终于来了”。

瑞贝卡的姨妈开车送瑞贝卡来到事先约好的地方(火车站)后就走了,但瑞贝卡并没有见到戴维斯。等了10分钟过后,瑞贝卡收到了戴维斯的一条短信“改变计划,我们去公园”。

到了公园后,瑞贝卡又等了10分钟,可是还是没有看到戴维斯。瑞贝卡有点不开心了,就打电话给母亲索尼娅说明了一下情况。母亲觉得瑞贝卡可能被戴维斯耍了,就建议她放弃约会,不过瑞贝卡却表示自己愿意再等一等。

这时,瑞贝卡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原来是戴维斯将约会的地点改在了“阿伯肯菲格村庄”。

村庄离瑞贝卡现在的地点不远,于是瑞贝卡就同意了。她一边和母亲打着电话,一边朝约会的村庄走去。

电话里母亲索索尼娅依然劝女儿放弃约会,但就在这时,瑞贝卡看见了戴维斯,她还和母亲说道“妈妈,我看到他了,他走过来了”,母亲再三和瑞贝卡确认,瑞贝卡也表示来者就是戴维斯,说了一声“我爱你,妈妈”之后,瑞贝卡挂断了电话。

下午5点,瑞贝卡的姨妈打电话给瑞贝卡的母亲索尼娅,说瑞贝卡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短信也不回复,问瑞贝卡是否已经回家了。母亲索尼娅感到有点不妙,说瑞贝卡并没有回家。

她给瑞贝卡和戴维斯都打了电话,但都联系不上。她又继续向周边的亲戚朋友询问,大家都表示没有看到瑞贝卡。

期间她仍旧不放弃拨打戴维斯的电话,一个小时后她终于打通了电话。但是戴维斯却谎称自己由于困在祖母家出不来,已经在电话里告诉瑞贝卡取消约会,所以并没有和瑞贝卡见面,而他自己也是一直呆在祖母家。

但是索尼娅却表示质疑戴维斯的说法,因为在和女儿瑞贝卡通话时,她已经和女儿确认过来者正是戴维斯,但是戴维斯却表示可能是瑞贝卡看错人了。

戴维斯在电话里也表现得很着急,似乎自己真的不知道瑞贝卡失踪的事情,而且还在社交平台上发文,希望大家能够提供线索帮助寻找瑞贝卡。

很快,15岁高中女生失踪的事情就在当地的大街小巷传开了。其中一个戴维斯的朋友看到新闻后就和自己的父母说,感觉瑞贝卡的失踪可能和戴维斯有关,而且瑞贝卡很有可能就被藏在了森林的某个地方。

这个男生的父母赶紧将这个重要的信息提供给了警方,警方也找到了男生所说的森林,同时在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在森林的一个角落发现了早已失去生命体征的瑞贝卡。

而另一边,警方通过走访收集到了大量证词,其中就包括案发前戴维斯曾多次表明要解决掉瑞贝卡以及他和几个好友在咖啡厅的那场荒唐的“免费早餐”的赌局。

警方还在戴维斯的家中搜索到了一瓶自制毒.药,这就让我们又联想到了之前瑞贝卡中毒送医的事情,警方认为,戴维斯可能很早之前就已经对瑞贝卡下过毒手了,只是一直没有得逞。

警方在调查戴维斯的手机通话之后,发现在案发前的几天,戴维斯还给自己的朋友发过短信“什么也别说,你可能要欠我一顿早餐了”。朋友则回复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短信了,要是真的成了,我绝对乐意给你买早餐”。

陪审团认为,从戴维斯一开始计划这场约会,途中不停更换约会地点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

他让瑞贝卡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来到森林,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绕开所有摄像头,避免自己出现在监控上面。二是该路线会经过瑞贝卡男友的家,即使瑞贝卡出了事,警方也会怀疑瑞贝卡的男友。真可谓是一箭双雕,让人脊背发麻,小小年纪,就让人感觉如此害怕!

戴维斯的律师却说作案人是戴维斯的朋友,而不是戴维斯,因为瑞贝卡身上出现了该朋友的DNA。

而戴维斯的朋友则作证说,案发当天,戴维斯曾打过电话给自己和另外一个朋友,戴维斯让他们来森林里看看他的“杰作”。但是当时另外一个朋友由于脚不舒服,就没有进入森林,而自己就只身前往了森林,找到了戴维斯,还看见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瑞贝卡。戴维斯还让他检查下瑞贝卡有没有气息,所以自己的DNA才留到了瑞贝卡身上。

警方表示,戴维斯早就已经计划好了,想让他的朋友当替罪羊。而在瑞贝卡被杀害后,他还若无其事和朋友看电影、吃早餐,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经过4天的辩论,陪审团最终做出了有罪的判决。由于犯案时戴维斯只有16岁,所以法官判处戴维斯无期徒刑,14年不得假释。

入狱后的戴维斯一直声称自己的朋友是凶手,直到2018年(7年过后)才承认是自己犯的案。

但是大家要注意7年这个时间节点,按照判决,他应该至少14年不得假释,但是当地法律还有规定,犯人在服刑一半以上的刑期时,可以因为特殊原因申请提前假释。

所以很多人认为,他在这个关键点改口认罪,不过是他的又一个精明的计划而已!而据了解,戴维斯在监狱里还是模范囚犯,从不惹事,不知道他是真的改过自新了呢,还是又一次精明的“伪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