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大学本科录取分享:作为理想主义者我用情怀打动了大学招生官

每年申请季,择由教育都会择由学子分享他们的申请故事和成长经历。今年我们邀请了在择由规划下拿下美本Top30录取的学子和他们的家长进行分享。

这些类型各异的学生将带大家全方位了解申请名校的“个性化经历”和教育故事,帮助更多家庭汲取美本申请的系统性经验。

首篇2022Fall美本Top30录取分享系列文章,我们给大家带来拿到布朗大学Offer的CoCo同学的申请故事。

大家好,我叫Coco。我来自上海的一所国际高中,是一名IB学生。在2022年秋季申请中我收获了布朗大学undecided的ED Offer。布朗是所理想主义氛围浓厚的大学,而我认为自己也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的人。或许正是我身上的“情怀”打动了招生官。

所以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下我为什么会成为一名理想主义者,我的“情怀”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以及这些对我留学申请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我的家庭背景有点特别,我的家庭来自农村,家中长辈也都是村庄里长大的。每年放假从上海回到老家,我就会跟家乡的同龄朋友们聊天,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社会给到我们的教育资源差距越来越大。我是他们中最幸运的,但同时也感到无能为力。

教育资源的差距导致我们对于人生的目标、规划,都迫不得已地大相径庭。我现在还在象牙塔中做着梦,社会就已经教会了他们现实的残酷。他们中的许多人无奈地坦白说觉得自己大概也会和父母有相同的人生。穷苦一些的朋友或许会觉得如果自己的父母是一个打工人或农民,他们以后也只能扮演类似的角色

或者说,在国家的阶级固化下,他们不再抱有像我父母当初一样要改变命运的急切盼望。后来为什么我打算在教育这方面多做些活动,包括以后的专业也考虑把教育作为一个选项,就是因为我看到现在的教育平等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11年级暑假的时候我参与了乡村笔记的一个项目,那个项目是把乡村的小朋友或一些和我年纪相仿的人带到上海,带他们参观各种企业,我在其中担当志愿者。

在这个过程中,我跟他们交了很多朋友,然后发现了他们真正的需求或者说他们对未来的一些困扰,比如除了那些觉得自己应该待在老家和父母从事一样职业的人,其实也还有很多人是抱着希望想要来上海有一番更广阔的发展的。但是他们会面临很多困难,常常被劝退,因为他们不知道上海实际是什么样子的,许多人也并不敢真的来上海。做志愿者的时候我结识了一个来自景颇的大哥哥,他告诉我,大多数人来到上海,刚开始的生活会非常压抑辛苦,很可能还不如待在乡村度过一生。

于是我想做一个纪录片,去访谈那些新上海人,把他们如何来到上海、如何立足、如何工作的经验分享给那些想要来上海的山区或农村小伙伴。但当时我和一个朋友在讨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就说即使他们来到上海希望也不大,也只能做地沟里的老鼠。我就产生了疑虑,并在志愿者活动里去进行了一番更深刻的挖掘。

于是我想做一个迷你纪录片,去访谈那些新上海人,把他们如何来到上海、如何立足、如何工作的经验分享给那些想要来上海的山区或农村小伙伴。但当时我和一个伙伴在讨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尖锐地指出,即使他们来到上海希望也不大,也只能做地沟里的老鼠。他对我过于理想化的愿景进行了十分现实的抨击。为了嘲讽我一直以来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甚至把我的备注改成了“圣母一号”,也是让我大为震撼。不过很感谢他,虽然常常打击我让我血压升高,但是也让我产生了反思和疑虑。

长远来说,这样的城乡连结在宏观上大概确实不能起到什么大作用,或许这个访谈也没有拍的必要。不过我仍旧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很好奇,于是我做了一些research,并在志愿者活动里去进行了一番更深刻的挖掘。后来在活动中我发现,做什么事情都要瞄准受众。许多农村的小伙伴其实也很厉害,包括有在考清华北大这样的人存在。他们也很有想法,其中一个同学跟我说他以后想当村长,他来上海是想要有所见识,然后把这些知识带回去,让他们村有所发展。

我觉得这些人的想法真的都非常棒,所以我还是选择坚定之前的想法,觉得拍这个访谈还是完全有必要的,并且找到摄影师完成了这个项目。因为我发现,我们没有权利给他们的未来下定论,他们作为个体,不可否认地有着无限的可能。只是可能因为现实情况,他们的潜力暂时无法发挥。在这种情况下,拍纪录片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是目前我们在能力尚且不足的情况下为数不多能做的事。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发觉之前那位抨击我的同学说得很对,我对于社会上的很多问题其实都是完全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会带有一个明显的预设。后来我还专门给我父母写了一封信,说我想要休学一段时间去探索真正的中国社会,因为我发现我永远是在用自己的理想主义揣测他人,我并不了解社会上种种真正痛苦的人们在经历着什么,我会习惯性地美化社会上的很多东西,因为我本身没经历过什么贫穷饥饿,家庭也很幸福,所以我会有种种偏见,于是我就需要暂停学业去社会上见识,消除这种偏见。

虽然之后由于客观原因导致我并没有成功休学,但我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了很大变化。比如说我坐出租车的时候,会去问司机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包括他们的月薪怎么样。我会有意识地跟这些人去聊,而不是专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我看到的这些阶层是什么样子整个社会就是什么样子。

包括关于我之后要从事的工作也有了些想法,我的人生梦想之一就是建立一个专注于中国贫困地区的教育类NGO。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这样的NGO了,但是根据我的采访和观察,我觉得现在的教育欠缺了一些人生生涯规划和来自家庭的陪伴。

因为现在农村还是有很多留守儿童,有些大人吸毒或进了监狱而无法陪伴孩子。但是现在很多NGO都只是在教孩子们一些课业上的东西,比如语数英的辅导。但比起这些我觉得更重要的其实是给他们做心理上的一些疏导,以及对于以后要干什么的事业上的一个规划,因为他们的童年中父母是比较缺失的。

我接触过一个规模比较小但我特别喜欢的NGO叫榕树根,他里面的孩子不多,但感觉就像是给那些孩子建立了一个家,弥补了父母的一个缺失。他们的创始人是一对夫妻,没有孩子,变卖了自己的财产和房子来到云南做公益教育,非常不容易。当时和他们交流的时候真的让我泪流满面,受到了很深的触动。

后来我还认识了一个很阳光帅气的男孩,在和他交流过后才知道,原来他的父亲因为毒品一直被关在监狱,母亲抛弃了他和他弟弟,他只能被奶奶带着长大。但是由于公益组织的帮助,他在成长过程中多了很多快乐,他告诉我,以后也打算当老师,要去帮助更多的孩子。我那时候就突然意识到了做公益的意义。

虽然很多时候,我们的宏观数据会告诉我们许多公益最终对社会并没有什么帮助,甚至会成为dead aid失败的援助,但是从个体的角度来看,公益真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后面由于自己探索,我又喜欢上了slam poetry(自由诗歌朗诵)这种形式。最开始接触到slam poetry是9年级暑假的时候我参加了Emerson的夏校,期间我接触到了很多种不同的文学形式,其中就有slam poetry。我发现它很特别的一点是它是种口语诗的形式,这跟国内的传统诗歌就完全不一样。

国内的诗歌会比较强调内涵、有很多意象象征,然后会有更深的东西让我们去挖掘。但slam poetry就是一种更加坦率、直观也更直接打动人心的一种诗歌形式。再加上它是以口头的方式表述的,所以它几乎成了一种演讲,可以制造像演讲一样的安排。而我本身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很喜欢演讲,所以我觉得slam poetry相当于结合了我对诗歌文学和演讲的这两个爱好。

同时在表演的过程中它又会有很多戏剧化的表达,这更加让我觉得震撼。而且我觉得它能产生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因为可以通过slam poetry来讨论很多社会问题,比如最普遍的可能是阶级压迫,种族歧视,女权主义,然后一些比较的观点。很多slam poetry诗人都会比较左,我个人可能也是比较左的人,所以就感觉深受其影响。

因为我觉得中国学生很多都会把自己脆弱的一面隐藏起来,虽然说自己会对很多事情有感触、有自己的看法,有自己的脆弱面,但是在演讲的时候大家往往会讲官话。因为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子的,老师其实也是会比较喜欢听到官话,但这些官话其实就不是我们真实的所想。

我很喜欢slam poetry“说真话”的主旨,我认为我们也需要这样一种元素到我们的演讲内容里面,它会让一系列东西都更加真实。因为我觉得只有真实的观点才能真正推动进步,的观点肯定作用就比较小,slam poetry在我看来是一种非常反的诗歌形式。

目前2022Fall美本Top30录取学子分享活动仍在火热进行中。如果你想第一时间了解录取名校的数十位学子的申请故事和他们家长的教育理念,了解类型各异的前辈们在申请梦校时殊途同归的“个性化经历”,就千万别错过我们的分享活动!

目前已经完成了布朗大学、史密斯学院、范德堡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斯沃斯莫尔学院、里士满大学、卡尔顿文理学院、韦尔斯利学院、南加州大学、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录取学子和他们的父母的分享,想要收听分享的学生和家长可以联系小助手-Erica获取回听资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