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百年巨头宣布拆分!GE向市场妥协了?

11月9日,通用电气(注:General Electric,下称GE)发布拆分计划,将按照航空、医疗保健、能源三大部分拆分。

根据GE官网声明,将在2023年率先分拆GE医疗,随后,对GE可再生能源、GE电力和GE数字进行业务重组,定位能源转型,预计2024年初拆分。在此之后,GE自身将成为一家专注于航空业务的公司,GE的名字将保留在航空公司。

受此消息影响,GE的股价在盘前交易中飙升17%,然后在开盘前两小时回落至约8%的涨幅。在分拆公告之前,GE的股票在2021年已经上涨了25%以上。

GE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凯尔普表示,通过创建三个行业领先的全球上市公司,每个公司都可以从更加专注、量身定制的资本配置和战略灵活性中受益,从而为客户、投资者和员工推动长期增长和价值。

据悉,在2023年初对医疗保健子公司拆分后,GE将保留其19.9%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GE医疗是GE旗下专注医疗保健的子公司,是智能设备、数据分析、软件应用和服务的医疗设备供应商,旗下产品包括麻醉剂、诊断ECG、计算机断层扫描(CT)、呼吸机、超声等。根据财报,GE医疗2020全年总营收180亿美元。在GE集团总营收中占比23%。

拆分的伏笔早在2018年埋下。2018年10月1日,通用电气在官网宣布,公司董事Lawrence·Culp继任成为通用电气新董事长兼CEO。该任命已经通过董事会无记名投票获批,即刻生效。美国市场欢迎通用电气高层换人的决定,股票在盘前大涨16%,此前通用电气股价已经跌至9年最低。

2017年的GE并没有看起来的美好。伊梅尔特执掌GE的后期一边砍掉庞大的金融业务,一边重金押宝数字化业务。

在伊梅尔特坚决减少公司的金融业务之后,GE的经营状况很大程度上就是由医疗、航空、能源这几个主要的核心业务来决定的。

医疗业务常年稳定,航空业务在疫情之前也鲜有大幅度的缩水。那么问题就与能源业务有很大关系。GE传统的能源业务——电力,加上并购阿尔斯通后获得的煤电业务,再加上并购贝克休斯后的油气业务,全部直接和化石能源相关。尽管前几年“碳中和”并没有成为全世界能源圈最热门的话题,但实际上能源绿色转型已经在进行了。这也意味着GE化石能源相关业务受到了很大的打击。2019年二季度,GE电力的订单下降了22%,利润暴跌71%,只有1.17亿美元。

这些举措迟迟没有让GE的营收和利润回到持续增长的轨道上来。John Flannery萧随曹规地执行伊梅尔特的改革措施,依然没有起色。华尔街投资者果断的撤换了他,破天荒启用了GE之外的CEO——Lawrence·Culp。

Lawrence上任之初,GE可谓是四面楚歌:标普普及下降至BBB+、中美贸易战直接影响相关业务、美国国内制造业复苏不见起色、负债超过千亿美元、股价不停下挫、现金流吃紧、季度性的亏损频现……

Lawrence先从金融手段采取措施挽救濒临崩溃的公司。他的第一个举措是将公司已有119年历史的股息从12美分削减至1美分。然后,GE宣布将冻结其美国约20,000名员工的养老金计划,并采取其他措施将公司惊人的养老金赤字削减80亿美元。这表明Lawrence在不惜一切代表利用杠杆来恢复财务状况。让现金回流到公司账户上,足以安抚债权人的情绪,避免信用评级继续下滑。

不过这些只是短期因素,或许可以不让企业破产。但向股东证明企业的投资价值,他还需要从业务上来改造GE。

2019年2月,Lawrence把GE的生物制药业务出售给了自己的前东家DHR。这并非是什么“中饱私囊”的内幕交易。事实上,214亿美元的交易金融对于GE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不仅可以用来减少债务,还可以让Lawrence此前削减养老金的行为不再持续,避免这一临时性的措施造成持续性的恶果。

除了生物制药业务,GE甚至把有着129年历史的照明业务都出售给了智能家居公司 Savant Systems。对此,Lawrence的解释是:“这次交易标志着GE转型成为一家更加注重工业的公司。”

财报显示,2020年GE产业运营现金流为负13亿美元,产业自由现金流为6亿美元;第四季度GE产业运营现金流为19亿美元,产业自由现金流为44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加5亿美元。2020全年GE债务减少160亿美元;自2019年初累计债务减少300亿美元。减少105亿美元的短期流动资金需求,截至2020年末可支配流动资金达到370亿美元。

从股价上来看,现在的GE股价相比于Lawrence执掌GE后的股价最低点已经上涨了近100%。似乎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Lawrence都堪称是GE的拯救者。

通用电气由托马斯·爱迪生于十九世纪晚期与他人联合创建,随着美国经济的发展,通用电气的整体业务也历经了多次转型,在自身业务发展之外,通用电气还通过合并、吞并其他公司与业务等方式,不断扩张业务类型和体量,最终在发电设备、航空发动机、医疗等领域占据全球领先的地位。

上世纪八十年代,通用电气的传奇董事长杰克·韦尔奇履新,大刀阔斧改革并借助当时低税率和重商政策的青睐之后,通用电气营收、利润与市值突飞猛进的增长,此后通用电气的业务触角伸向了金融领域。此后,通用电气市值一度达到6000亿美元,位列当时的全球第一。

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令通用电气陷入险境,在向政府寻求紧急援助之后,通用电气逐渐剥离了公司大部分的金融资产,并削减公司主业之外的其他业务,专注工业制造本业,缩小债务规模。目前,通用电气市值约为1190亿美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兴起,工业制造、能源等传统巨头正试图跟上时代转型的步伐,重振雄风,巨头业务转型甚至是拆分重组都并不罕见。

2020年7月,西门子医疗拆分上市,成为欧洲历史上最大的一次IPO,目前市值约670亿欧元。医疗是西门子所有业务中利润最丰厚的,西门子集团仍是西门子医疗的最大股东。今年9月,西门子能源拆分上市,目前市值也达到200亿欧元左右。

不过工业巨头落幕的消息也令市场多了几分唏嘘。GE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之一,为中国工业、能源和医疗等多个行业领域培养了大量的具有国际经验的人才。

在本届进博会上,GE全球副总裁、GE中国总裁向伟明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强调由科技创新驱动,GE不断升级的创新技术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经验,可以为中国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提供更适合的解决方案。其中,进博会现场展示的9HA级重型燃机和12兆瓦海上风电机组,正为中国绿色可持续发展贡献绿色电力。

据了解,中国首个9HA.01燃气电厂位于天津华电军粮城项目,已于今年1月成功投运,是华北地区“煤改气”的重点项目。明年,采用3台GE 9HA.02燃机的东莞宁洲电厂将落成,成为国内最大的燃气电厂,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节能减排、产业升级发挥积极作用。12兆瓦海上风电机组,其全球第二条产线月在广东揭阳投产,将于年底下线首台大部件,为英国最大的海上风电场供货。

目前,GE与哈电在秦皇岛成立了合资公司,9HA重型燃机关键部件生产、燃机组装会在该合资公司进行。GE还在天津设有全世界最大的水电制造基地,在为中国提供设备的同时,它也是GE全球供应链中心,向全世界生产水电设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