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动德国!7 岁女孩被侵犯身亡母亲法庭上连开 8 枪杀死犯人…无数民众为她求情

1981 年 3 月,德国吕贝克地区的法庭审判现场,上演了一场暴力枪杀。

31 岁的 Marianne Bachmeier 在审判现场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手枪,对准被告席上的男子连开 8 枪,其中 6 枪射入男子后背,致其当场死亡。

意外发生得太快,神圣的法庭转眼间变成血腥凶杀现场,人群慌乱惊呼,刚开完枪的 Marianne 却平静地扔下手枪,准备接受法律的审判。

媒体骚乱,事件很快随着报道传向大街小巷,但人们对凶手的看法却出现了两极分化:

母亲为女儿复仇,在法庭上对侵犯女儿的禽兽连开八枪——当完整的故事展现在眼前时,法律与情感的激烈碰撞,让整个国家的民众陷入沉思。

即使是在 40 年后的今天,被称为 德国复仇母亲 的 Marianne 的故事,依然混杂着共情与巨大的争议。

媒体将其称为 德国战后最瞩目的治安案件 ,母亲的人生和女儿的悲剧,也在几十年中,一次次被人们提起。

Marianne 的人生并不幸福,父亲脾气过激,母亲改嫁后又遇到家暴成性的继父,原生家庭与婚姻的诅咒,一路延续到了她的身上。

16 岁那年,Marianne 怀孕产子后被当时的男友抛弃,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只能选择把孩子送人抚养。

Anna 曾去邻居家逗过小猫,但她并不知道,这位名叫 Klaus 的邻居曾是位性犯罪者,因两名女孩而被施以化学。

当天,Marianne 一直没等到女儿回家,直到 Anna 的尸体在运河边被发现。

后来的调查显示,邻居 Klaus 把 Anna 骗到家里后,两人在家中独处了数小时,这期间,他对孩子实施过侵犯。

最终,他用未婚妻的连裤袜勒死 Anna,把她的尸体藏在纸板箱里,然后运到岸边抛尸。

但有人透露,在那之后,他通过激素治疗扭转了化学的效果,重新恢复自己的欲望。

被捕后,Klaus 竟然声称自己无意虐待 Anna,一切都是因为 7 岁的 Anna 试图勾引他。

同时他的辩护律师声称,Klaus 的行为是由于多年前自愿后接受的激素治疗,导致的荷尔蒙失衡,并不是他故意要杀小女孩。

两人的论调统一下来就是,自愿接受的 Klaus 是个好人,他也不想这样的悲剧发生,一切都是体内激素作祟。

辩护律师一直在为 Klaus 开脱,再加上,Klaus 杀了 Anna 还要污蔑是孩子在主动勾引,作为的母亲 Marianne 被彻底激怒。

失去一切的 Marianne,最终做出了决定:他杀死了我的女儿,那我也要杀死他。

亲手杀死侵犯女儿的罪人后,Marianne 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不知是她自己有意还是律师提议,在接下来的审判中,Marianne 的律师主张,她因女儿被杀冲击过大,表现出精神错乱的迹象。

给她做检查的医生提到,在要求 Marianne 提供笔迹样本时,她在纸上写下:Anna,我是为你而杀了他。

这之后,她在笔迹样本上画了七颗心,在她心里,每一颗心,都代表女儿生命中度过的一年。

舆论迎来一波大爆发,不少人称她是守护女儿的英雄,让侵犯女儿的恶魔死在枪下合情合理,任何一位父母站在她的立场上,都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不是性犯罪的治愈方法 、 如果罪犯不死,只会有更多受害者 、 她是为女儿复仇,也是为民除害 … 公众的情绪在审判那周达到了最高峰。

不同的裁决有不同的惩罚。如果谋杀成立,Marianne 最高会被判无期徒刑。

当时的一项调查表示,28% 的德国人认为量刑适当,27% 的人认为太重,25% 的人认为判罚太轻。

在服刑的第三年,Marianne 就因表现良好重获自由。媒体的报道让她声名鹊起,她向媒体独家售卖自己的人生故事,来支付在审判期间的法律费用。

她的故事被写进报道,搬上舞台,拍成纪录片,她本人也成为全球知名的 德国复仇母亲 。

为了对他执行审判,为了防止他进一步散布关于女儿的谎言,污名化女儿,她选择了法律之外的途径,为女儿复仇。

一切证据都指向,法庭枪杀是一起计划周全的谋杀案,Marianne 本该以谋杀罪名被指控,余生在监狱中度过。

但就像法律曾在性侵犯身上 网开一面 那般,在 Marianne 身上,历史也再一次重现。

生命中剩下的时间里,她要求 NDR 的记者拍摄,记录下她人生的最后几周。

她被葬在女儿 Anna 的旁边,了解过这对母女的人来到这里,在她们的坟墓前献上鲜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